adtop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西安市很多在职员工收到了这项要求大规模的核酸检测成为刚需

作者:白鸽    来源:新浪   发布时间:2021-12-24 21:56

一个94年的后生,花了70元钱,想帮1300万人节省时间。

西安市很多在职员工收到了这项要求大规模的核酸检测成为刚需

那是12月18日,因为新冠肺炎疫情升级,西安一些区域实行封闭管控这一天,碑林博物馆,西安博物院暂停开放,新冠叠加出血热的传闻在社交媒体中扩散

正值周六,他所在的软件公司在工作群里统计,谁在封闭区,周一不能来接着,负责人许长鹏收到总公司的通知,上班需持48小时核酸检测阴性报告

许长鹏考虑了一下,在群里发布了决定,全员居家办公但自己还要去总公司开会,他需要那张阴性报告

这个周末,西安市很多在职员工收到了这项要求,大规模的核酸检测成为刚需。

去哪测在与新冠病毒缠斗了两年之后,很多人已习惯去最近的医院可是,有限的医院无法应对剧烈膨胀的检测需求,西安各区县建起大量临时采样点,从市内,咸阳,宝鸡,渭南,汉中抽调应急采样医务人员

许长鹏在未央区,西北的冬夜,气温降至零下,他在一处采样点前等候,排队排了一条街那个夜晚,这样的队伍,在城墙下,钟楼旁,雁塔前西安城里并不少见

有同事告诉许长鹏,自家楼下新增了一处检测点,他赶过去,排40人,算少的晚上11点,他终于做上了

这位毕业于西北工业大学计算机专业的程序员开始思考,能不能做个啥,把所有采样点标记上去,让大家别乱跑,别扎堆,别白等。一是要求各地重新部署,重新要求这项工作。

做这个没意义。

许长鹏把想法发给一位朋友,随即收到了反对意见。

理由很简单,媒体,健康码小程序,政务信息发布平台都能查到核酸采样点位置,做这个没意义。

许长鹏没被说服他观察到,政务信息发布平台一般以文字形式发布地点,各发各的,临时新增的采样点也不一定能及时更新他想做的是全市地图,一打开就能看清位置,更直观

朋友不帮忙星期二,他动用了作为老板的权力,找来两名员工,咱做点儿有意义的事儿

许长鹏则敲起了代码。

他设计了一段程序,能读取地点信息的文本,输入高德地图,获得该地点的经纬度,再通过开发者接口输入经纬度,获得地图上一个蓝色的坐标最后,他花70元注册了一个域名,让这张地图在互联网空间拥有了展示页面

30分钟写完脚本,市里1000多个采样点,10分钟就‘跑’完了,事半功倍他说,要是靠人工一个个录入,完成一条都至少要30秒

蓝色坐标快速出现在地图页面上,它们包围了大明宫国家遗址公园,横断了大唐芙蓉园和曲江池,穿过了白鹿原在陕西省秦俑形的轮廓座部,填充出一个蓝色的区域

许长鹏回忆,自己望着地图感到激动:每一个坐标,意味着四到十名医务人员正在忙碌,这得多少人。

共克赛博危机

被要求带阴性报告上班的西安市民,在周一这天,都遇到了一点麻烦他们好不容易做了核酸检测,却依然被挡在地铁站,公交站和大厦楼宇外

日前,疫情防控期间西安个人出行的电子凭证一码通突然崩溃了人们进入公共场所,乘坐公共交通工具时扫码或刷新核酸检测结果,会看到获取数据失败的页面

我刷不出核酸记录,走地库进的公司西安市民王女士回忆,也有同事是登记身份证后进入办公区她供职于一家央企,周末,企业曾派专人到员工家做了核酸采样

许长鹏把这起事件称为赛博危机,即当人们强烈依赖网络的时候,可能会变得过于脆弱,互联网强了,抗冲击能力反而小了,网络一旦崩溃,什么都不转了。近年来,各地对核酸检测的各项工作都进行了部署和检查。

20日下午,西安市大数据资源管理局局长刘军在出席新闻发布会时回应,表示一码通使用频率加大,对网络与平台造成较大压力12月20日早7:40分左右,西安‘一码通 ’用户访问量激增,每秒访问量达到以往峰值的10倍以上,造成网络拥塞呼吁民众,非必要不亮码

许长鹏也看到了这段解释,他用专业知识分析,小规模的请求增长,系统是可以消化的,访问量真的达到10倍,那服务器应该是被击穿了。同时,各地纷纷成立专班或专门工作组,加强对核酸检测的领导,检查和监督。

另一个被西安人彼此传递的笑话是,负责维护一码通的企业员工要上楼抢修,保安让他亮码,他说,我上去才能亮码,保安说,你亮码才能上去。。

排队接受核酸检测采样的队伍依然很长,一位西安市民回忆,20日,他和妻子轮流去排队,一个人排了3个小时。

这个周一,西安新增本土确诊病例42例,是19日的两倍。

第二天,21日下午4点,许长鹏的地图正式上线他在社交媒体发布了链接,网页浏览数据显示,当天有2300多人进入,平均访问时间是1分54秒左右有朋友给许长鹏发来信息,说门口的采样点人太多了,得排几个小时,看了地图,去了附近另一个采样点,10分钟完成了,真有用

又有人坦率地对许长鹏说:一‘封城’,大家都在小区出不来,你做的地图更没用了。

今天这个时点,它可能已经失去意义了,但‘解封’以后,大家还可能需要它许长鹏说。

可是截至23日下午4点左右,网页上线48小时,浏览量上升到3.6万西安市民制作核酸地图小程序登上微博热搜

我不是在搞市民自救

刚刚上线的地图只是个雏型,在许长鹏看来,它还需要不断完善比如,蓝色坐标不显示文字地名,他发朋友圈求助,立即有前同事出手解决比如,地图只能标记,不能导航,曾经否定他的朋友因此加入了他的团队比如,打开网页地图后,坐标密集,会出现卡顿现象,大家尝试,让坐标只在用户的屏幕范围内显示比如,网页只能转发,不能通过搜索得到,有人建议他们做一个真正的小程序再比如,有人建议,可以让用户针对采样点进行评论,实时显示排队的情况

这部分需求也得考虑进去晚上10点,许长鹏召集团队开了个视频会镜头中,每一张面孔都极为年轻,大家讨论小程序制作和地图优化的问题

大哥,今晚吗!哈哈哈哈!负责页面信息滚动的小伙子摸着后脑勺吐槽,但还是接受了这项任务在大家说拜拜之际,一个姑娘再次确认了数据梳理的细节

我当初就把程序开源了,代码谁都可以用,我不要做成自己的,也不要商业化许长鹏说,任何城市想做相似的服务都可以,任何人想加入这个团队优化设计,完善功能,也随时欢迎,这是件有意义的事儿

谈起姐姐和姐夫,他话语间有骄傲,我也希望能帮助别人。

他在西安读了大学,在西安创过业,武汉疫情期间他收到了西安一家企业的聘书,2020年4月三入长安。

在湖北,他第一次见到彻彻底底封锁的空城,仿佛这个城市没有人存在过一样但经历过当初的恐慌,这一次在西安,他完全淡定了在他看来,未知是人们最恐惧的时候,谣言也得以传播现在他只选择相信权威的信息,觉得没有那么可怕像吃草莓得出血热一样,夸张的传闻很多都是假的

在社交媒体中,不少西安民众和广大网友批评西安抗疫不力,致使疫情外溢许长鹏在北京和深圳都生活过,但他拒绝将这两座超一线城市的管理水平与西安做比较它们有大量的资本和人才积累,拿这个标准要求西安不公平我不是在搞‘市民自救’,而是作为西安的部分,和西安政府站在一块儿,共同抵抗

他更希望看到,大家在批评之后,能参与到城市管理和抗疫工作之中,而不是只停在指责,攻击上。

关于这一点,许长鹏有亲身体会。

2012年,他到西北工业大学读书,成了校园里不安分的折腾分子。

大二时,他发现教务系统漏洞,于是下载了全校女生的证件照,做了个选美网站,灵感来自扎克伯格的传记片《社交网络》后来,他为了研究Wi—Fi认证漏洞,在学校图书馆做了一次攻击实验,让很多同学连上了假Wi—Fi,却输入了真账号,真密码再后来,学校网络遭遇攻击,信息中心老师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他

最终他帮助学校,找到了黑客而Wi—Fi事件后,他也和老师认真研究了认证问题,申请了专利,在InfoComm上发表了论文其中,可见光通信部分,就是我完成的

破不是目的,立才是许长鹏说

adl03